admin @ 09-01 07:02:19   全部文章   0/57

旁医左相【视频】100年后还好听的音乐应该是什么样?-界面

【视频】100年后还好听的音乐应该是什么样?-界面东门屿
“十几年前,喜欢听流行音乐、摇滚,模仿了很多歌手。有一天我突然问自己,出国以后,给国外人带着可乐过去呢,还是带着我们蒙古族的奶茶?你肯定是带着自己的特产去风雷速递,音乐也是一样。”

看完塔林图雅的预告片,箭厂团队不少成员都被震撼到了,他们忍不住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经历过最难忘的音乐体验:

王建设
俊美男孩,北土城张爱玲。
第一届快乐男声播出恰逢我中考,那时“今天的我想唱就唱我最闪亮”这首歌无处不在,见缝插针。在考物理这门现已被我终生拉黑的科目时,我正思考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一问,霎时间!“我最闪亮”的旋律入侵了我的大脑!几经挣扎,我无法再思考电路图,只好从第一句开始,把它完整地默唱了一遍吴立胜。
奇迹出现了!唱完之后哈哈镜花缘,最后一问的答题思路我突然就有了。怎么讲,真的是音乐改变命运了。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当你的大脑被神曲入侵时,最好放下一切杂念,把它从头到尾唱一下,可能会有好运哦!

张大壮
抢不到单车的蒲松龄
90 年代,北方某县城边缘,杨肸子四五岁的我和表哥偷偷溜进了一个像马戏团一样的大帐篷。帐篷里的观众全是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农民伯伯g5308w。在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中,他们都显得很沉着——沉着地抽烟——吐出来的烟气缓慢而浓郁。
表哥骑在我的脖子上,想尽力越过这些藏青色的背影和烟气看清楚舞台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多年后据他回忆,舞台上当时站着三位穿着渔网袜和皮裙的“阿姨”张北吧。她们和着节奏摇晃自己的胯部,表情坚毅。每隔几分钟,背景音乐迎来它的高潮“我爱的人已经飞走了,爱我的人她还没有来到”时,阿姨们就像得到指令一般,迅速脱掉身上一件衣服扔向人群ap汉人,一度沉着的人群立马欢声雷动。
显然再见中国海,年少的表哥还未对人体展现出日后的兴趣老公不卸任,我爱的人飞走了三次之后,他不耐烦地从我脖子上跳了下来。“X,一帮人看人穿衣服,真没劲。”“X,真恶心。”我也表示接受不了。但林依轮的歌声还在恼人地单曲循环“这只爱情鸟已经飞走了,我的爱情鸟她还没来到。”

点点
我是小学生
以前寒假的时候,爸爸总会抓住家人难得团圆的时间,带着全家自驾玩耍。这时候车载 CD 就担当了决定旅行体验的重要角色。出去玩了这么多年,CD 却一直懒得换。于是那张“金牌国语男声”和“金牌国语女生”的专辑来回不知播了多少遍,《背对背拥抱》和《滴答》播放的频率尤其高。
有时候玩累了两地情,一家人都不说话。每个人两眼放空地瘫着德林杰,听首烂大街的流行歌,感觉其实挺棒的。

李阿东
千方百计想和大家互动
世界指弹大师 Tommy Emmanuel 的北京巡演,当时买了最靠前的学生票阙清子,开心地前倾着身子看完全场。老爷子很帅,身材非常好,一件花哨的夏威夷衬衫,大长腿抖动得独具风骚。吉他手法可以说是眼花缭乱,层层叠叠的激烈乐音带 high 全场,让人沉浸其中,不断尖叫鼓掌。
彻底忘记了旁边的同行男孩在演出开始前对自己实施了壁咚,也没有意料到演出结束后他要按规划进行表白。据说他一直很紧张,并没有 enjoy 这场演出。

郭容非
以人民的名义向组织保证
非常不喜欢去现场听音乐,也没去过几次。这源于最初一次不愉悦的体验。那时在台湾读书,是一个小确幸的豆瓣年纪,喜欢没事找点古典音乐等风雅的事情证明存在感。当时唱《放牛班的春天》那个童声合唱团来台北一个音乐大厅表演,我花了 2250 台币买了票,印象非常深。的确那是百听不厌的天籁,孩子们也非常可爱,观众多次要求 Encore 。
可是我却无法“入戏”。坐在旁边的一对台湾小情侣,从始至终都在边看演出边点评:“糙棒!”“糙可爱!”“糙正哎!”记得最后一曲的时候,音乐好听到我热泪盈眶,这时——“糙想哭,好憎憾,森磨叫天籁我今天才有感馊到三益宝官网!”我的眼泪没有流下来艾德伍德,只觉得这场体验太糟糕了。和音乐还是保持一个耳机的距离任天野老婆,维持一个屏幕的矜持就好了,就像跟台湾人一样。
———
看完箭人们的分享重生回城记,也来说说你经历过最难忘的音乐体验是什么吧颤栗之花?厂长说了,留言被选中的,可以获得向天再借100年优惠券一张。
制作团队简介
郭容非:不姓蒋也不姓汪,我是达康书记的秘书帮。我是认真的。
王建设:假如你要认识我,请到青年突击队里来泰剧立方体。
陈炜森:我的歌喉,无人能敌。
吴国骥:第一次离一个陌生女人的嘴这么近。
郭屹:第一次被五个陌生人包围旋转而得到无限快感。
郑一飞:厂里人都特别好,就是叫“箭”的那个厂。
王梦尧:乌兰巴特林屋德西,那木汗,那木汗龙怨天。

厂长推荐
“打开虾米音乐,旁医左相关注塔林图雅”

世界超乎想象,故事正在发生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箭厂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