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9-03 03:23:22   全部文章   0/67

新特警判官在线观看【视频】100个年轻人口述:交不起房租的我,不敢跟出轨的男朋友分手。-浅语趣读

【视频】100个年轻人口述:交不起房租的我,不敢跟出轨的男朋友分手。-浅语趣读

文/宋清辞
来源/好姑娘光芒万丈(ID:laoyaohuibaofu)
“我星期六还在为中国航天事业加班疯城记,星期天上午就打包袱走人了。”
这是谷雨实验室的一篇报道中,北京一位刚刚毕业的机械类博士生所说。
逼走他的不是工作的辛苦和生活的压力,而是难以承受的房租。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房租长了40%。他月入一万,房租七千,真心伤不起。
北上广是每个年轻人梦想开始的地方,是他们青春驻足的地方,但也是痛、是苦、是泪水消逝的地方。
这个世界理应对这样一群追梦的年轻人多一点宽容,但“租房”这道坎却将他们冷冰冰地拒之门外。
有人说验光单怎么看,租房,是每个北漂重塑三观的第一课。
但岂止北漂,对每个漂泊在外奋斗的年轻人。租房,都是他们重塑三观的第一课。
Part
1
关于房租:交完房租,沙县我都吃不起了
“交完房租,沙县或兰州拉面都成了我不敢觊觎的美食。”
大专刚刚毕业的肖悦第一份工作的工资3500,交过了押一付三的房租,手上只剩300元。
“和房东软磨硬泡了三个月,房租还是涨了500。”
佳佳租的合住,房间连连上涨。他想要换一处另租,以减轻房租的压力。
电视剧《蜗居》中有一段台词很现实,戳到了很多观众的心。
郭海萍说:
“每天一睁开眼,就有一串数字蹦出脑海:房贷六千,吃穿用度两千五,冉冉上幼儿园一千五,人情往来六百,交通费五百八,物业管理三四百,手机电话费两百五,还有煤气水电费两百。也就是说,从我苏醒的第一个呼吸起,我每天要至少进账四百……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

每月的房贷是供房族的心头大石,但他们还有一些盼头,因为供完了,房子就属于自己了。
可那些租房客呢?他们月复一月交着日渐上涨的房租,却不管花了多少钱,租了多少年,依旧没有一个落脚之地。
网易房产数据中心最新发布的《城市青年租房生活报告》显示,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每月租房占月收入的比例高达30%-40%,除去日常的吃穿用度,月底真的所剩无几。

当我们在痛心疾首地痛斥那些被“花呗”、“拼多多”毁掉的年轻人时,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高额房租的重压下,他们焉能有所喘息?
Part
2
关于中介:一年内四度搬家,我从来没有过归属感
“被黑中介威胁,退不了押金,口袋里只剩106块5毛。”
上漂小伙阿辉对我说了他最惨的租房经历。
“明明省着用电了,可整栋楼就属你电费最高。我一早七点钟上班,晚上八点回家,就算我吃的是电,也到不了这个度数吧。”
米露怀疑中介偷改了电表,将自己的电接到她的电表上。

网友@小耿 分享了自己一年内搬家四次的经历。
15年10月,他离开家乡,只身来到北京。跟随他的是几件衣服,一台电脑,200块钱,这是他全部的家当。
第一次租房,他找了中介。
24人合住的两室一厅,750/月/床,押一付一。
房间隔断是木板,隔壁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包括睡觉的呼吸声。
“押一付一”只是噱头,他还需要交5%的手续费。
终于高额的房租和恶劣的环境让他承受不起,小耿决定搬家。
第二次租房,因为舍友冻裂了水管,他们被中介赶了出去。
第三次租房,中介说要卖房子,让他们一周内搬家。
第四次租房,不到四个月,房屋要拆迁,他再一次无家可归。

就这样,一年之内小耿搬了四次家。一位朋友对小耿说:
“来北京这两年中国第一鬼村,我失去的比得到的要多。”
租房客们以为有了一处住所消灾寺,便有了归宿。他们拼了命地在城市里扎地生根,却被中介的冷漠吹得七零八落。
Part
3
关于租房:每天,都在两个世界穿梭
“我和朋友一起租了一间城中村,每人800,是我们找到最便宜的地方。只是每天晚上听着老鼠演奏交响乐,看着蟑螂四世同堂,都有一种想冲回家的冲动。”
这是一名90妹子同我讲的,看着她精致的妆容和一丝不苟的衣饰,很难想到她居住在一个狭窄逼仄的城中村里。
“上班时都是Sally,Henry,下班后就是阿翠,柱子,从CBD到我租的小区房,总觉得每天都在穿越两个世界。”
92年的大男生对我说,每天都在珠江新城和越秀区的破旧小区间穿梭,这种上班与下班的落差让他不太适应。

朋友西西对我讲述了刚毕业时候的经历:
2013年毕业,我决定留在广州。刚刚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内心是无比欣喜的,如同摆脱了尘雾,迎来了新生。
然而很快,麻烦就来了校园奇侠。
第一件事就是租房。离工作地点近的,房租都是在3000以上,很多还是合租。我和朋友合租了一套城中村九岁小凤帝,在天河,暨南大学后面。交通很方便,但很乱,许多“红灯区”的女孩子住在那里。
我们两个合租一个单间,每月两千,房屋很小很窄,两张高低床,两个柜,一个床头柜,一张桌子,基本上就摆不下什么东西了。
房子只有一个小窗,很不通风,但是不是会有楼下各种烧烤、火锅的味道窜上来,特别恶心。
我的朋友在珠江新城工作,我在杨箕,每天早上,我们六点起床,洗漱完毕,化半个小时的妆,然后就去挤地铁。只是小楼那段路,无论多么高级的香水,都会被楼下卖油条臭豆腐的味道遮盖的一丝不剩。

这些打拼奋斗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就像是《克拉恋人》中的刘思源,ESIRO首席设计师,珠宝设计科班出生,妥妥的职场白领。
然而,高级的人设,却是普通的人生。
租着郊区的小房子,从郊区租的房子坐地铁到CBD上班仅车程就要两个小时,有钱老公是假的、名牌包包是假的……

每一个大城市,都有许许多多的外来者。他们租房子住,十分努力地工作,就是为了寻求更幸福的生活。
可是,每当他们回头看看自己租住的逼仄破旧的房屋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
Part
4
关于通勤:每个星期活少了一天
北漂了刚刚1年的女生小兔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不是你在我眼前我却看不见,而是公司就在旁边,你却被挤得下不了地铁。”
小兔租住了房山的一间小屋,工作地点在世贸,每天上班要乘坐一辆公交,再转两次地铁。还没等开工,就已筋疲力竭。
“其它都还好啦恒大苹果园,但是地铁上我真是受不了。有时候三趟地铁都挤不上去,上去了会觉得人家的鼻息在你耳边翕动文游台,或是腋毛直接晃在你眼前,你却动也不能动,感觉自己要被挤怀孕。”
说起这一段,娟娟一脸痛苦的神情。她也是资深北漂,三年多来工资涨了不少,却依旧摆脱不了每天早上被挤扁的命运。

通勤,姜次郎是许多租房客的烦恼。
学者宋金平曾做过一次“北京住宅郊区化与就业空间错位”的调查,结果发现,北京平均通勤时间高达52分钟,通勤速度全国倒数第三,倒数第一和第二是杭州和上海。

有朋友说:每天4小时通勤,一周工作6天胡雪岩的启示,一周就是24小时。活着活着,发现自己每周都活少了一天。
住近了是在剥削金钱,住远了又是在剥削生命。
我的朋友,深漂Lynn说经过多年经验鹤之泣,总结了一套办法:
“现在我租房考虑的是价格跟环境交通三者没有平衡。只能先优先交通和环境,然后取一个价格的合理值作为目前的选择。”
她是二度入深,中途换工作去了一年上海,是长期租房客。然而,她也告诉我,房子还是有不满意的地方,想换很久,却一直没找到特别满意的。
广告界有一句文案很扎心:别告诉我你爬过最高的山,只有早高峰。
然而对于那些漂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他们爬过的最高山,真的只有早高峰。而见过最大的河,也只有人流攒动。

Part
5
关于室友: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室友
诺诺刚刚毕业,和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合租了一间房。性格倒还相投,只是舍友的习惯让她越来越忍受不了:
“原本以为租房子后就会像《欢乐颂》里的主角一样,偶尔有小摩擦,但也应相亲相爱。但后来发现自己想多了,我要面对的第一关就是她的邋遢。
不搞卫生、不洗衣服、甚至不倒垃圾,这些我都还能默默去做。但是她每天在床上吃的零食,零食渣跑得到处都是孙嘉朗,我说她,还不高兴,你能想到吗磐安人才网?”
21岁的广漂女孩Amy说起自己的室友大中国简谱,又是嘲弄,又是无奈:
“每天晚上都和他男朋友煲电话粥到12点。然后周六她男朋友到家里找她,那声音大到我都脸红。难道她不知道房间是用木板隔出来的吗?”

正所谓外贼易挡,内贼难防。
在克服了房屋的逼仄,通勤的疲惫,房东的压榨后,租房族们往往还要面对一个奇葩的室友。
这样的室友,天天制造垃圾,却从不肯清扫战场。
这样的室友,每晚总是很High,吵得你睡不着觉。
这样的室友,大大咧咧,从不把你当外人,你的东西随便用。
这样的室友,有个对象,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呵斥的近义词。
你以为的《爱情公寓》不过是一场幻梦,没有明亮的别墅,没有闲聊的时间,也没有逗比的租房客。
你拥有的不过是一张床,满身的疲惫,和分分钟让你抓狂的室友。

Part
6
租房不易,新特警判官在线观看生活不易,但还有梦想
“更上海”拍了一部视频——租房那些事,采访了五位在沪漂白领的租房故事末日法则。
其中有一句话让我尤为感触,来沪12年的自由撰稿人毛毛说:
不是我们想一定留在这边,而是我们真的已经回不去了。

当年的许巍也曾独自一人,背上吉他离家北漂。
他没有名气,孤独地漂泊在这座大而陌生的城市里。
他空有一身才华,却贫困潦倒,只能租住在最便宜的地下室。
那间地下室逼仄、昏暗、潮湿小城往事,半点阳光都照不进来。
贫穷、孤独、失意像三块巨石,重重压在他身上,压得他喘不过气。
然而,他却不后悔,因为只有来到这里,才可以“仗剑走天涯,看遍世间繁华。”

有人问,大城市生活那么苦,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愿意留下?
答案就是:有平台,有机会杀神女帝,有眼界,有梦想。
房价虽高,生活虽苦,压力虽大,但比起斗室的狭窄,眼界的狭窄才是他们最不愿接受的。
有网友曾经提出一个问题:为了北漂梦,你愿意当一条整天流窜的鱼吗猎杀王座?
我想,每一个漂泊在外的年轻人都会说:我愿意,因为还有机会,还有梦。

文 |宋清辞:这个世界有太多无法控制的东西,所以借助笔尖传递力量。以严肃的笔触讨论怪诞的哲理,用清醒的眼睛品鉴混沌的人生。微信公众号@好姑娘光芒万丈(ID:laoyaohuibaofu)微博 @好姑娘老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