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 09-20 11:38:02   全部文章   0/58

整体衣柜十大品牌排名【视频】【暮回首】东海爆燃油轮沉了!真替登船救助的中国勇士后怕。。。-阿拉嘎讪胡

【视频】【暮回首】东海爆燃油轮沉了!真替登船救助的中国勇士后怕。。。-阿拉嘎讪胡

1月6日,载有13.6万吨凝析油的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起火。与此前专家预测不同,昨天(14日)中午12时左右,“桑吉”轮突发爆燃火焰高800多米,随后全船剧烈燃烧后沉没。截止1月14日,船上32人中,2人遗体确认尸行天下 ,其余30人失联。黑匣子已被找回。

图片来源:上海海事局官方微博

昨日,抢救人员冒着生命危险进入船体寻找船员

“桑吉”轮在海面燃烧
现场画面
据微信公号“交通运输部”1月14日消息,从上海海上搜救中心获悉,14日12时左右,“桑吉”轮突然发生爆燃,船头疑似塌陷,船舶向右倾斜25度左右,李亚倩全船剧烈燃烧,火焰高达800至1000米左右,13时45分左右,“桑吉”轮全部被浓烟笼罩,看不清船形。随后确认已经沉没。
“桑吉”轮(“SANCHI”)轮隶属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BRIGHT SHIPPING LIMITED),船长274米,载凝析油约13.6万吨,由伊朗驶往韩国,船上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2人;“长峰水晶”(“CF CRYSTAL”)轮隶属浙江温岭长峰海运有限公司,船长225米,载粮食6.4万吨,由美国驶往中国广东,船上21人,全部为中国籍。
联合早报援引美国媒体此前报道,如果油轮溢出所负载的13万6000吨凝析油,这将成为历史上“第10大石油泄漏事件”。
据交通运输部官网介绍,事故发生后,因“桑吉”轮载有约13.6万吨凝析油,有媒体就此次事故是否会对东海的海洋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影响表示关注。对此,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赵如箱对凝析油特性及其泄漏入海后的影响进行了解读。
赵如箱介绍,凝析油是指从凝析气田或者油田伴生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并含有少量烃类以及二氧化硫和多硫化物等杂质。凝析油常温下为浅褐色液体,密度、黏度较低。其挥发性极高(与汽油相仿),温度越高越易挥发,因此凝析油入水后会快速挥发,水面残余极少,但在空气中弥漫遇明火易引起火灾爆炸事故。凝析油中含有毒的硫化氢及硫醇等成分,挥发后会对大气造成一定的污染,同时经燃烧分解会生成一氧化氮、二氧化氮、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等有毒烟雾,通过吸入、皮肤侵入等方式均会对人体造成中毒伤害。
赵如箱介绍,根据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模拟,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图片来源:上海海事局官方微博
据国家海洋局东海监测中心高级工程师张勇分析,因为是轻质油泄漏行长请放手,相对来说比其他原油泄漏影响要小得多,因为油的挥发性能特别好,多数都是进入大气,对海洋影响较小。我们也做过实验,我们在实验室的条件下一个小时内90%以上都会挥发雷立刚,到海上的话,我们没有做实验,但是我们估计10几分钟就没有了。基本上99%以上就进入大气层两地曲。现在油的挥发比较厉害,有燃烧有烟气沉降,我们会将大气沉降物带回来分析。
桑吉轮事故地点距离舟山约400公里,距离上海约500公里,溢油会对海洋生态、渔业和人类生产生活造成哪些影响呢?
张勇表示,这块应该属于开放海域,离我们人类居住的地方应该很远,影响很小。
另据此前报道,上海海事局副局长谢群威介绍称,“桑吉”轮一直在燃烧,不时发生爆燃。我国救援人员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和安全威胁多次接近事故船只,近距离实施搜救和灭火作业。其中在10日和11日的作业过程中,“桑吉”均发生剧烈爆燃,迫使作业船舶后撤。为确保灭火泡沫充足,“东海救101”轮已重新装好100吨灭火物资,预计将于13日凌晨抵达事发水域。
他指出,我们首先的是人命的搜救,到目前海上的人员搜救已经超过了140个小时,按照国际惯例超过72个小时就放弃,但桑吉轮船员还下落不明,我们还是不停止搜救,有一丝希望就百倍努力。
他还表示,综合前方现场情况和后方专家组研判,“桑吉”轮火势依然猛烈,浓烟较大,船体发生长时间燃烧,温度较高,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加上海况恶劣,增加了现场救援工作的难度。
同时,中国海事局已经成立了事故调查组,事故调查工作已同步开展。

图片来源:上海海事局官方微博
对于在东海发生的船只相撞事故救援工作,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2日下午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高度重视有关的搜救工作,在搜救过程中,中方也与其他有关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其他国家参与有关搜救工作持欢迎和开放的态度。
现场应急处置船舶已达14艘,其中包括1艘日本海警船,2艘韩国海警船,在“海巡01”轮现场指挥下,搜救力量以“桑吉”轮为搜寻基点,继续不间断在1000平方海里范围内不间断搜寻。
中方协调中韩等国搜救
外交部发言人 陆慷:我愿意再次重申,事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并一直在尽最大努力搜救撞船事故失踪船员。中方救援人员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和安全威胁多次接近事故船只,近距离实施搜救和灭火作业。同时,中方也协调了日本、韩国等国搜救力量参与海上救援。
陆慷表示,中方将继续本着专业和负责任的态度开展救援工作,希望各方以中国交通运输部官方发布信息为准,以准确把握救援工作实际情况。
中国与伊朗各部门保持沟通
对于事故中失联的伊朗籍船员,陆慷表示,中方与伊朗各部门就救援工作保持着通畅有效沟通。
他强调,中方已根据伊朗方面的申请,以最快速度协助12名伊朗专业搜救人员抵达上海。中方正在安排上述人员尽快参与具体救援行动。此外,组织具体救援工作的上海海事局有关负责人也已于昨日在上海向伊朗驻华大使当面介绍了搜救工作最新进展。
东海油船相撞事故时间轴
1月6日
19时51分左右,海面漆黑,装载13.6万吨凝析油的“桑吉”轮,到底发生了什么?
1月6日19时51分许,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原本漆黑的海面,突然火光冲天。后证实,巴拿马籍“桑吉”轮与中国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桑吉”轮全船失火、船舶右倾,32名船员失联。
32人中,30人是伊朗人,2人是孟加拉国人幽冥鬼船。 一份据信是伊朗方面提供的名单显示,年纪最大的船员今年59岁,年纪最小的尚不满23周岁。
一名经过现场的船上船员,拍下了“桑吉”轮起火后的视频,“桑吉”轮的火光点亮了海面,浓烟滚滚。
交通部通报的事故信息显示,当晚20时许,两船发生碰撞。按远洋航行船只惯例,20时是船舶驾驶员换班时间。
曾在极地科考船“雪龙号”任二副的上海海事大学教师白响恩,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通常情况下,每艘商船配3位值班驾驶员古曼丽,分别为大副、二副、三副。每名驾驶员工作4小时后休息8小时。其中,16时到20时是大副工作时间,20时至24时是三副。为提前适应航海环境,换班前会提前15至30分钟就位,以避免衔接失误。
“桑吉”轮是否因换班问题,导致“致命相撞”?目前还没有结果。
撞击的另一方,“长峰水晶”轮虽船头受损,但全部船员均乘救生艇逃生,随后被附近“浙岱渔03187”救起。这艘浙江渔船的船员回忆,他们当晚曾在事发海域进行持续搜寻,但未发现其它遇险人员。
当晚,“浙岱渔03187”船员还不知道,“桑吉”轮上装了13.6万吨凝析油。他们甚至也不知道这种名称奇怪的油,到底多危险?
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级工程师赵如箱透露梨花错 ,凝析油在空气中遇明火易爆炸。燃烧后会产生多种有毒气体。
当晚,伊朗阿萨鲁耶这个位于世界最大天然气田附近的港口,也还不知道,2017年12月18日,从这里启程的“桑吉”轮,已燃烧起熊熊烈火。
而韩国的大山港,也不知道本该两天后抵达的“桑吉”轮,开始了生死考验。
而与“桑吉”轮千里相隔的北京东长安街,获悉事故汇报的中国交通运输部立即成立应急小组,并全面部署人员搜救、船舶灭火、清污等工作。
1月7日
雨,西北风7—8级,浪高3米洪欣格。我国最先进巡航救助船前往指挥900平方海里,不间断搜寻幸存者。
1月7日清晨,海上的冬雨,丝毫没有浇灭“桑吉”轮大火的征迹。这艘运油船漂浮在海中,海面已出现油污,搜救正紧张进行。而此前,这艘长达274米的异国船只,已处于“失联状态”。
早前,我国交通部已下达要求——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及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协调派出力量前往搜救。
至7日9时,“海巡01”、“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已抵达现场。出任现场指挥船的“海巡01”,是我国规模最大、装备最先进、综合能力最强的大型巡航救助船,也是我国首艘同时具有海事监管和救助功能的此类船舶。而“东海救101”、“东海救117”,则是我国的专业救助船。
不止它们,“中国海警31240”船和3艘专业清污船及大马力拖轮,也赶往事故现场,随船的还有上海消防局专家。
此外,经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协调,韩国海洋警察厅派出1艘海警船和1架固定翼飞机抵达现场。
为搜寻幸存者,“海巡01”轮组织13艘搜救船以“桑吉”轮为基点,在900平方海里范围开展不间断搜寻。
但事发水域海况较差,夹着冬雨的西北风高达7—8级,浪高3米。不仅如此,经专家组研判,“桑吉”轮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爆燃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
怎么办?
1月8日
雨,西北风7-8级。“桑吉”轮船体及外泄燃油全面爆燃,紧急划定避航区并发布警告。
1月8日,交通部继续全力组织搜救。中国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并启动事故调查。
“海巡01”组织的搜寻范围也在扩大。3艘救助船、4艘公务船、2艘清污船、4艘过往商船、多艘渔船及1艘韩国海警船分区域开展搜救行动。
但突发情况又出现了——8时,“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燃油全面爆燃,火势猛烈。
为避免过往船舶次生事故,上海海事局在“桑吉”轮周围紧急划定10海里半径避航区,并发布航行警告。
紧邻“桑吉”轮的“长峰水晶”轮怎么办?海事局决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由专业救助船护送其驶往浙江舟山绿华山靠泊,并接受调查。 8日上午,“长峰水晶”终于恢复航行,驶往舟山。
也是8日上午,“东海救117”轮在事发水域打捞起一具身着浸水保温服的遗体。后经确认,系“桑吉轮”船员。据透露,搜救人员还曾发现“桑吉”轮救生艇释放痕迹。但当日,其余31名船员依然没有消息。
大火还在燃烧,当日18时,上海打捞局新造的工作船“华吉”轮,携带防护服、防护面具及气体检测设备赶往现场参与搜救。
1月9日
阴有雨,阵风9级,浪高4米。组织专家紧急评估,是否冒险靠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9日10时30分,此前发现的遗体被移交民政部门。“桑吉”轮仍在燃烧。事发海面,阴雨,阵风高达9级,浪高4米。
1月9日,“桑吉”轮仍在燃烧,事发海域海况较差。
事故是否会影响东海生态?媒体追问愈来愈强。对此,烟台海事局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高工赵如箱在交通部官方微信等平台进行了回应。
赵如箱说,凝析油是指从凝析气田或油田伴生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含少量烃类及二氧化硫和多硫化物等杂质。
他介绍说,凝析油常温下为浅褐色液体,密度、粘度较低,挥发性极高。凝析油入水后会快速挥发,水面残余极少,但在空气中弥漫遇明火易引起爆炸。
他同时表示,凝析油中含硫化氢及硫醇等有毒成分,挥发后会对大气造成一定污染,同时燃烧分解生成的一氧化氮、二氧化氮、氮氧化物、硫氧化物等有毒烟雾,通过吸入、皮肤侵入等方式会对人体造成中毒。
但他也回应称,根据烟台溢油应急技术中心模拟,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为进一步加大搜救力度,交通部协调装备舰载直升机、续航能力达6千海里的“海巡11”轮备航驶往事发地。
封面新闻记者同时获悉,当天,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组织专家进行了一次紧急评估——是否安排救助船尝试靠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月10日
阴、西北风7级、浪高3米。日本海警轮抵达,现场汇集中日韩搜救力量,这次评估的答案,在第二天变得清晰。
10日早上7时,“桑吉”轮已漂移至碰撞位置东南方约65海里处。船体仍在燃烧。搜救仍在艰难进行。
10时10分,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派员乘海监飞机“B3837”赶赴现场搜寻。
11时10分,“深潜号”、“德深”轮与“东海救101”轮先后抵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月10日,抵近“桑吉”轮喷洒泡沫灭火。
12时30分,日本海警“KOSHIKI”轮抵达现场并与指挥船“海巡01”轮建立联系。至此,搜救现场,汇集了中日韩三国的力量。现场指挥,仍由我国“海巡01”轮担任。
但大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13时35分,“桑吉”轮舰艏燃爆,救援船被迫暂停灭火,撤退至安全距离。
因“桑吉”轮剧烈爆燃司机大佬,截至当晚,灭火依然未取得预期效果。更糟的是,已失去动力的“桑吉”轮在海浪推动下不断“飘离”。
当天,在“东海救118”轮监护下,“长峰水晶”轮靠泊舟山接受调查。事件真相,会随之揭开吗?
1月11日
西北风7级,浪高3—4米。因“桑吉”轮剧烈爆燃,作业船再次被迫后撤。
11日10时40分,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指挥下,“桑吉”轮现场灭火作业重启。“深潜号”、“东海救117”轮实施新一轮灭火。前方画面显示,至17时,两艘救助船持续向“桑吉”轮喷洒泡沫,但船体仍在燃烧。为保证灭火泡沫充足,海上搜救中心紧急协调从邻省调运泡沫液。
1月11日7时38分的“桑吉”轮,大火、浓烟依旧。
现场西北风达7级,浪高3—4米,12艘船舶全力搜救、灭火玲珑女,但新危险又出现了——“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
不仅如此,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加上恶劣海况,搜救难度再次增加。因“桑吉”轮剧烈爆燃,作业船再次被迫后撤白雅言。
而另一方面,至当17时,搜救面积已达1000余平方海里,但依然未发现幸存者踪迹。
当日,专家组评估认为,“桑吉”轮爆炸、沉没等危险更加严重。
1月12日
西北风6到7级,浪高3到4米。搜寻范围扩至1000平方海里,上海海事局官员坦言救援难度增加。
1月12日,事故第6天。封面新闻记者获悉:现场应急处置船达14艘,包括1艘日本海警船、2艘韩国海警船。1000平方海里范围的不间断搜寻仍在进行。
1月12日,专业打捞船“深潜号”抵近“桑吉”轮喷射灭火泡沫。
当日,媒体等来了新闻发布会,52岁有着30年海事经验的上海海事局副局长谢群威出现了。
据他介绍,至12日12时,“桑吉”轮已向东南方漂移约141海里,目前还在向正南方漂移。
他也证实,我国救援人员冒着危险多次接近事故船只,近距离搜救和灭火,但10日和11日,作业船均因“桑吉”轮爆燃被迫后撤。
“增加了救援难度”,是谢群威原话。他说,综合前方情况和后方专家组研判,“桑吉”轮火势依然猛烈,浓烟较大,船体长时间燃烧温度较高,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赵玉吉。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此外,海况恶劣。
搜救力量还在增加。在“海巡01”指挥下,14艘船舶持续实施搜救、消防灭火、污染防控我的鬼学长。“东海救117”、“深潜号”及“德深”轮12日继续抵近“桑吉”轮泡沫灭火。为确保泡沫充足,“东海救101”轮已重新装好100吨灭火物资驶往事发地。
不仅如此,山东、江苏、浙江、福建的海洋与渔业局已通知附近8艘渔船扩大搜寻,事发水域附近的“马士基山姆”轮等6艘过往商船也参与到搜救中。
1月13日
风力5级,浪高2米。26分钟生死登轮搜救,“抢”回黑匣子及两具遗体。
转折终于在13日出现。虽然现场风力依然有5级,但根据事故应急处置进展、“桑吉”轮起火爆燃位置及海况,现场指挥部决定——登轮搜救。
早上7时,“深潜号”救助打捞船向“桑吉”轮船尾靠近。1小时37分后,4名佩戴空气呼吸器的救助人员,被吊臂吊到“桑吉”轮船艉甲板。
1月13日,4位救助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登上“桑吉”轮。
3分钟后,8时40分,两具遗体在“桑吉”轮救生艇甲板被发现。随后,搜救人员进入驾驶台,但未发现遇险船员。他们取下“黑匣子”,试图进入一层生活室,但随身设备检测发现室温高达89摄氏度。
1月13日,救助人员整理遇难船员遗体准备送回“深潜号”。
但危险不止于此,因风向转变,“桑吉”轮燃烧的毒烟向船尾扩散。救助人员不得不携带遗体与“黑匣子”紧急撤离。9时3分,在冒着生命危险搜救26分钟后,4人被“吊”回“深潜号”。但现场船只并未离去,“东海救117”轮、“东海救101”轮、“深潜号”分批抵近“桑吉”轮继续灭火。
16时50分,“东海救117”轮运送两名遇难船员返航。至17时,“桑吉”轮已漂到事发地约150海里之外。
13日晚19时51分,“桑吉”轮已整整燃烧7天。但29名船员,依然没有消息
延伸阅读:
东海爆燃油轮:伊朗质疑中国不登船搜救,看完这个视频后傻了~!
2018-01-12信德海事
1月6日20时许,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与香港籍散货船“长峰水晶”轮在长江口以东约160海里处发生碰撞,导致“桑吉”轮全船失火。交通运输部高度重视,立即成立应急工作小组,积极的全面的开展人员搜救、船舶灭火、清污等工作。
事故中的散货船“长峰水晶”轮所属的21名船员事故发生后已被安全救起,随后该轮在东海救助118轮的护航下于10日12时30分靠妥舟山老塘山码头。

而事故中的另一艘名为“SANCHI”的油轮(载凝析油约13.6万吨,由伊朗驶往韩国)在碰撞发生后出现全船失火,船上32人,其中伊朗籍30人,孟加拉籍2人处于失联状态。
SANCHI轮船东伊朗国家油运公司方面提供给信德海事网的该轮船员名单以及部分海员照片如下:


随后,于8日上午,“东海救117”轮在事发水域发现并打捞起1具身着浸水保温服的落水人员遗体,初步判断为“桑吉”轮遇险船员,9日上午10时30分,遗体已移交给民政部门。截至1月11日晚根据交通运输部官方,仍没有失联人员的进一步消息。
失联伊朗海员朋友们的家属也是非常的着急。整体衣柜十大品牌排名
根据NITC内部人士给信德海事网的来信中其表示,“All the families still praying and the hope that the crew have been escape to the engine room or cold rooms.”“家属们祈祷失联海员们只是逃到了船舶机舱或则其他在水线以下温度比较低的舱室/空间。”


而根据伊朗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IRNA消息,伊朗一位高级官员伊朗外交部领事、议会和侨民事务副部长周四表示,如果这些海员(SANCHI 轮所属海员)有机会逃到船舶较低的底部,那么他们有可能仍活着。“'If the crew had a chance to run to the bottom of the ship, they might be still alive,'”
而根据信德海事网独家获取的一封由伊朗海员组织“Iranian merchant mariners' syndicate”给中国驻伊朗特命全权大使庞森大使的一封信函中,我们可以看到该组织似乎也对现场救援人员提出了质疑。

言下之意,质疑,为什么中国的现场搜救人员为什么不尽快的进入SANCHI轮机舱等地搜寻失联海员。
此外,在1月11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也有记者向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提问:据了解,伊朗国家石油油船公司发言人称,中方在救援东海海域船只碰撞事故中失联的伊朗籍船员时并不帮忙。中方有很多消防设备和人员在燃烧的油船附近雷波马湖,但不使用他们。你对此有何评论?
可是,事实果真如此么?
中国搜救队员真的不帮忙吗?
中国的搜救队员为什么到现在仍然没有登船搜救呢?
我们先来看一些现场照片以及现场视频:以下是10日现场的一小段视频和已经被烧毁的SANCHI轮照片:





从以上图片和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整船可见范围内几乎都被过火,火势虽已经减小,但仍然能看见火光。
而根据交通部1月10日发布的官方消息显示,“9日下午,上海海上搜救中心组织召开专家会,对安排救助船舶尝试靠近“桑吉”轮并喷洒泡沫灭火进行评估。10日10时10分,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派员乘中国海监飞机“B3837”赶赴现场开展搜寻并查看现场情况。11时10分,“深潜号”、“德深”轮与“东海救101”轮先后抵近难船开始实施喷洒泡沫灭火作业,13时35分,由于“桑吉”轮舰艏发生燃爆,现场船舶暂停灭火作业并撤退至安全距离外,灭火作业未取得预期效果。12时30分,日本海警“KOSHIKI”轮抵达现场并与指挥船“海巡01”轮建立联系。“海巡01”轮在现场继续开展指挥工作,组织无关船舶远离现场,确保不发生次生事故。”
而在另外一段救援现场的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该油轮仍然有燃爆的现象并且喷着火舌。

试问,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中国的救援队员如何能登上这可像定时炸弹一样的船舶去进行搜救工作。
而事实上,根据交通运输部1月11日发布的官方消息显示,在10日的灭火作业未取得预期效果后,1月11日上午10时40分,在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指挥下,巴拿马籍油船“桑吉”轮现场灭火作业重启,“深潜号”“东海救117”轮开始实施新一轮灭火。从前方传来的画面显示,截至17时,两艘救助船正持续向“桑吉”轮喷洒泡沫,“桑吉”轮仍在燃烧,浓烟较大。

事故现场。拍摄于11日上午7时38分。

事故现场。拍摄于11日下午13时05分。
为保障灭火泡沫充足,上海海上搜救中心已协调从邻省紧急调运泡沫液,拟安排“东海救101”轮返回洋山港装载。
此外,经专家组研判,由于“桑吉”轮船体及周边水域外泄的燃油全面燃烧,“桑吉”轮仍存在爆炸、沉没等危险,挥发和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对救援人员危害很大,加上恶劣海况,增加了现场搜救工作的难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针对上文中记者提到的疑问也表示,有关说法严重背离事实。
事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全力开展海上搜救,尽最大努力救援遇难船员。中方与伊朗驻华使馆也一直保持着沟通。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已调配大量救援力量在现场实施科学有效搜救。事故船只载有13万吨凝析油且持续燃烧爆炸,同时事发海域海况恶劣,救援难度和危险程度可想而知。中方救援人员冒着巨大的生命危险和安全威胁多次接近事故船只,近距离实施搜救和灭火作业。同时,中方也协调了日韩等国搜救力量参与海上救援工作。
中国有一句话叫“人命关天”,中方是这么看,也是这么做的。希望有关方面以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官方发布信息为准,不要轻易听信其他渠道的信息,避免对救援工作造成干扰和负面影响。
信德海事网希望SANCHI轮上其余31名海员同行朋友都能被找到。但同时我们也希望我们的搜救相关人员在工作中平安。
以下为中国远洋海运e刊汇总的目前参与救援的相关单位。
救援“桑吉”轮的烈火勇士都有谁?
7日17时在现场参与应急处置的力量有海事执法船“海巡01”轮、“海巡22”轮,专业救助船“东海救101”轮、“东海救117”轮,“中国海警31240”轮以及4艘过往商船、数艘中国籍渔船。清污船“德意”轮、“德深”轮、“深潜”轮,拖轮“东舟5号”轮、“港华”轮以及“中国海警2102”轮、“中国海警2901”轮赶往现场,上海市消防局派出消防专家随船前往。
截至10日7时“桑吉”轮已漂移至碰撞位置东南方向约65海里处,船体仍在燃烧,船上火势较昨晚无明显变化。交通运输部继续全力组织开展搜救工作,现场指挥船“海巡01”轮组织13艘搜救船舶以“桑吉”轮为搜寻基点,继续不间断搜寻落水人员。

10日10时10分上海海上搜救中心派员乘中国海监飞机“B3837”赶赴现场开展搜寻并查看现场情况。11时10分“深潜号”、“德深”轮与“东海救101”轮先后抵近难船开始实施喷洒泡沫灭火作业,13时35分由于“桑吉”轮舰艏发生燃爆,现场船舶暂停灭火作业并撤退至安全距离外,灭火作业未取得预期效果。12时30分日本海警“KOSHIKI”轮抵达现场并与指挥船“海巡01”轮建立联系辉乐豪铜门。“海巡01”轮在现场继续开展指挥工作,组织无关船舶远离现场,确保不发生次生事故。
这是2018年中国第一场无妄之灾!一声长叹…
2018-01-15牛弹琴

最糟糕的结果还是发生了。我们满心欢喜迎来2018年,不想第一个月就是一个无妄之灾!
1月14日下午,巴拿马籍油轮“桑吉”号突然发生爆燃,全船随即剧烈燃烧,火焰冲天,达到800至1000米左右,到下午13时45分左右,“桑吉”轮全部被浓烟笼罩,看不清船形,随后被确认已经沉没。
这是一次中国近海的大悲剧。
虽然中国、日本、韩国,以及美国的飞机都积极参与了施救,但“桑吉”号上32名船员,只发现了两具遗体,其余30人失踪,按照常理推断,很可能已经不幸了。
对中国来说,还有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这可能是中国海域发生的最严重的生态灾难之一。
因为在这艘“桑吉”轮上,除了本身上千吨的重柴油外,还装载了接近100万桶的凝析油,重量达到了13.6万吨。
联合早报援引美国媒体此前报道,如果这些凝析油溢出,这将成为历史上“第10大石油泄漏事件”。




每一次这样的海难,就是一次生态的灾难。
上一次类似的油轮沉没,发生在15年前的2002年11月。
当时,希腊油轮“威望”号装载着7.7万吨燃料油,在西班牙西北部海域遭遇风浪,船身倾斜,最后“威望” 号油轮船体断为两截并沉没。
据统计,“威望”号最终有6.3万吨燃料油泄露,严重污染了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海岸。加利西亚大区沿海是西班牙重要的水产品产地和旅游胜地,盛产螃蟹、鱼和海贝,但污染迫使西班牙政府关闭了这个海产最丰富的渔场,四千多名渔民失业,直接和间接受"威望号"污染影响的达3万人,经济损失更是难以估计。
这也是欧洲有史以来最恶劣的环境灾难之一。


对中国来说,这艘“桑吉”号装载的燃料是“威望”号的两倍。如果完全泄漏,结果也势必是灾难性的。
当然,这一次唯一幸运的,是装载的不是普通石油或燃料油,而是凝析油。
按照交通部官网的介绍:凝析油是指从凝析气田或者油田伴生天然气凝析出来的液相组分,又称天然汽油,主要成分是C5至C11烃类的混合物,挥发性极高(与汽油相仿),凝析油泄漏5小时后,海面残存油量低于1%。
大规模的爆燃,将产生大量有毒气体,对大气构成严重污染完璧归赵造句,但这反而减轻了海域污染。
但不管怎样,这么庞大体量的油料外泄,对环境构成的危害,怎么评估都不为过。这可能需要相当长时间来进行环境修复。
所以,国家海洋局也表示,将进一步加强空、海立体监视监测,扩大监测范围,针对沉船溢油开展监视监测,及时掌握溢油分布、漂移扩散状况,有效做好事发海域生态环境状况影响评估。
“桑吉号”油轮,隶属于伊朗光辉海运有限公司(BRIGHT SHIPPING LIMITED),与之相撞的“长峰水晶”(“CF CRYSTAL”)轮隶属浙江温岭长峰海运有限公司,当时载运粮食6.4万吨。
两艘万吨轮,在茫茫大海中相撞,真也是麻痹到了极点!这可能存在失职等严重问题。
在继续搜救的同时,下面无疑是调查,继而追责。
1、海上相撞,究竟是谁的责任,这牵涉到后续的巨额索赔。
2、对两家公司和保险公司来说,这真是一场噩梦,赔款之巨,可能把公司卖了都不够。
3、对中国来说,这更是一场无妄之灾!再多的金钱,都赔偿不了环境的灾难。
而且,这将是耗时费力的国际诉讼。
2002年“威望”号泄露,赔偿20亿美元,船长被判监禁。但据统计,“威望号”最终的清理费用,高达120亿美元。
2010年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石油钻探爆炸,11人死亡,造成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环境灾难之一。美国人比较狠,肇事的英国石油公司,最终赔偿超过了400亿美元。


如果伊朗公司是主要肇事者,赔偿将如何进行?
摊上这样的悲剧,对中国来说,真的是一场无妄之灾!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很多道路,就是这样颠簸甚至崎岖不平。我们满心欢喜地迎来了2018年。但第一个月,就发生了中国人最不想见的这样一个悲剧,一场灾难!
中国,一声长叹,且行且珍惜。



返回顶部